聊城资文网
当前位置:首页»育儿指南»街舞»

9岁小男孩学舞两年 跳进重庆街舞大赛四强

原标题:9岁小男孩学舞两年 跳进重庆街舞大赛四强大图:陈禹同(右一)跳起街舞就兴奋。 小图:陈禹同比赛电视画面。狂拽炫酷的独轮车、反戴的鸭舌帽、宽松的短裤……重庆都市频道上周六播出的重庆首届电视街舞大赛节目中,有三个孩子特别拉风,得到了评委……

专题: 小朋友几岁开始学舞蹈 

原标题:9岁小男孩学舞两年 跳进重庆街舞大赛四强

大图:陈禹同(右一)跳起街舞就兴奋。 小图:陈禹同比赛电视画面。

狂拽炫酷的独轮车、反戴的鸭舌帽、宽松的短裤……重庆都市频道上周六播出的重庆首届电视街舞大赛节目中,有三个孩子特别拉风,得到了评委和观众的喜爱。他们,就是本次比赛四强中,唯一一组“未成年人”组合。其中一个孩子,正是我们华宇广场的小朋友陈禹同。

7岁入门

陈禹同今年9岁,小学四年级。小小年纪怎么会对街舞感兴趣?原来,7岁不到时,在三峡广场的广场舞人群中,有一群年轻人在跳街舞,陈禹同看得入了迷。回到家后,陈禹同就向爸爸妈妈嚷着要去学街舞。爸妈决定,先上堂体验课试试。

在舞蹈中心的模拟课上,陈禹同跟着老师找节拍,一堂课下来,好像并没有显现出对舞蹈的天赋。爸爸认为孩子没有舞蹈天赋,乐感不强,建议算了。而妈妈李女士则认为,让孩子多试几堂课,一次尝试不一定就能发现天赋。

妈妈的坚持是对的。“第三堂课上,能明显看出儿子有感觉。”李女士说,自此,孩子成为了Topking流行街舞培训中心的学生。

学校名人

随着学习的深入,陈禹同在培训中心里渐渐脱颖而出,陆续参加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公开演出或是比赛。“儿子演出没有怯场的时候。”李女士说起儿子的舞蹈成绩,满是骄傲。看陈禹同爱跳舞,妈妈表示全力支持。

从学习街舞开始,陈禹同参加大大小小的演出不断。尤其在学校的演出,最为抢眼。“小学联欢晚会的舞蹈演出多为拉丁舞或者民族舞,突然一个节奏感强的舞蹈出现,小孩子们自然很惊喜。”因为跳舞,他不仅在学校是小名人,小区里的左邻右舍也都知道陈禹同。

重庆四强

今年7月21日,陈禹同和中心的另两名同学一起,报名参加了重庆首届电视街舞大赛。经过海选、32进16、16进8、8进4。一不小心,陈禹同他们成了4强选手,还是4强中唯一的未成年人组合。

说起比赛,妈妈比儿子更激动。她介绍,在8进4的比赛中,三个小孩骑着独轮车进场,非常拉风。让现场的评委都惊叹不已。“这个点子,还是我想的。”

队伍中,舞龄最长的就是陈禹同。“学舞两年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他们已经很厉害了。”Topking流行舞蹈培训中心负责人李奇说。在李奇眼中,陈禹同能跳到这个水平,“天赋和勤奋各占一半吧。”李奇说,看陈禹同跳舞的状态,回去之后不练习是达不到这水平的。“这肯定离不开家长的支持。”

的确,陈禹同说,只要一有空,他就会想想舞蹈动作。倒立、走步,是陈禹同一度觉得比较困难的几个动作,“不断地练习,才揣摩到动作的要领。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小伙子也不时地手舞足蹈,做出一些小幅度的舞蹈动作。

现在,陈禹同和他的伙伴们正在为半决赛排练新舞。李奇说,“预祝孩子们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!”

跳舞心得

记者问陈禹同,为什么会学习街舞?他小声地说,跳舞会很帅。“不仅如此,跳舞的时候最开心。”

妈妈现在对街舞也是如数家珍,她告诉记者,街舞分Breking、Poppin、Locking、jazz、Raggae等好多种,“机械舞就是Poppin舞的一种,迈克尔·杰克逊跳的那种。”说起街舞,很多人不理解。认为是美国黑人的贫民舞蹈,不够高雅,但李女士认为,街舞也有积极阳光的一面。现在,街舞已经列入国家体育局的项目,可以像钢琴那样考级。

当记者问起街舞有没有影响到学习,陈禹同摇摇头说,暑假会增加学习时间,上学时,就每个周末学习3-4小时。“这样的强度对学习并没什么影响。”

学舞两年,陈禹同收获也不少。“越来越热情开朗,人缘更好,身体肌肉也出来了!”看着陈禹同总结的跳舞心得,妈妈很高兴。而当记者问小陈,跳街舞的目标是什么时,他想了想,小声却坚定地说“全世界第一!” 重庆晨报记者 钱也

生活中的陈禹同还是个小摄影家。

图片由陈禹同提供。

西安市儿童医院康复科主任医师陈小聪:“我们每年大概能接收近十例,因舞蹈下腰造成脊髓损伤的患者今年上半年就有四例,年龄在5到8岁,在运动过程中出现的脊髓损伤,往往直接导致孩子的瘫痪。”

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大部分家长出于理性的态度让孩子学钢琴。弹琴能让孩子坐得住,可以提高智力,钢琴本身的优雅感也是许多家长选择让孩子学琴的理由。王女士告诉记者,起初是孩子自己对钢琴有兴趣,之所以要坚持让她学,是要让她知道“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轻松学会的,坚持本身就是一个良好的品质”。

“孩子在练习舞蹈中,肯定会受到各种伤害,造成截瘫确实少见。但对于受伤的孩子家庭来说,这却是百分之百不可承受之伤。小孩子的一辈子就被毁了。”甄允方表示,从医20年来,像小丽这样的病例,近年来有增多的趋势,2017年他就收治过2例。在他和北京同行的交流中得知,最近几年,北京已经收治了近百例这样的患者。“这只是北京那边同行统计到的数据,其他地方估计也不会少。”

原来,女儿糖糖在跳舞做下腰动作时摔倒了。随后,宜女士赶紧赶往当地医院,可见到时,孩子已不能动了。

今年22岁、来自台湾的童垣皓也是其中一名钢琴志愿者,他还有个特别的身份:鼓楼医院的一名实习生。2014年7月他考入南京大学医学院,去年起在鼓楼医院实习。童垣皓告诉记者,在台湾自己从没有见过医院里设置钢琴厅,觉得很“新奇”。而他五六岁起开始学习钢琴。去年8月,他在实习时了解到钢琴厅招募钢琴志愿者,于是报名参加并正式成为其中一员。“来这里的大多都是病人,多少可能也会有些不安的情绪。而弹钢琴一方面是放松自我,同时充满正能量的钢琴曲也可以给患者以抚慰和治愈的力量。做这样一个志愿者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高健7岁那年,妈妈李英听说韩国有所专门为自闭症孩子办的小学,半天学习半天治疗,效果不错。于是,抱着能治好自闭症的愿望,李英辞了工作,带着儿子远赴韩国求医。

本文关键字:街舞    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://www.lsxdhs.com 聊城资文网 版权所有